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道德人物 > 道德模范
道德模范
44岁男子坚持12年做水上邮差
加入我们 2011-7-19 21:04:00 来源:网络转载 点击:
水上邮差刘保朝
水上邮差刘保朝


 

  在宽城满族自治县潘家口水库库区有一条水上邮路,一个44岁的黑脸膛汉子,靠一条柴油机铁船和一辆破旧生锈的自行车,默默地托起着这条承德市唯一的水上邮路。有了他,散居于库区群山之间的乡亲们才可以利用一封封家书、一件件邮包和外面的世界搭上线,有了他,乡亲们才可以从报纸上获取社会发展的讯息,以免被外面的世界甩开更远。12载寒来暑往,一个男人的黄金岁月在坚守清贫和寂寞中度过。

  燕赵都市报记者 张伟亚 陈宝云 文/图

  1、一个乡邮12年如一日的劳作

  6月27日早上不到6时,家住独石沟乡蓝旗子村的邮递员刘保朝便从自家出来,他肩上搭着报兜,沿着小径从半山腰上疾步来到水库边。那辆跟了他12年破旧生锈的自行车,安然地躺在岸边,与它做伴的还有一支铁锚。刘保朝熟练地将自行车扛到铁船上,起锚,摇开柴油机,驾船驶往30多里外的潘家口水库二码头。

  早晨的库区,被浓浓的水雾笼罩,不远处的群山只能看到模糊地轮廓,散居在群山之间的村民们大都仍在梦乡。

  一小时二十分钟后,刘保朝顺利到达二码头。弃舟登岸,扛起自行车,拿上报兜,刘保朝边骑边推地向13里之外的桲罗台镇邮政支局驶去。

  8时多点,刘保朝到达目的地,开始整理自己要取的报纸和邮件。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忙碌,80多份报纸,20多封信件整理完毕。刘保朝没有赶紧踏上归途,因为他分内的工作才完成一半。

  一位乡亲收到在外打工家人邮寄来的5000元汇款单,让他帮忙把钱取出来后,存到银行卡上;一位乡亲家里的苍蝇拍坏了,打电话让他在镇上买一个新苍蝇拍;一户人家要请人吃饭,需要一箱白酒几瓶饮料……

  10时30分,乡亲们需要的东西终于全部采购齐。刘保朝赶紧骑上自行车,赶往二码头,车上托了不少东西,蹬起来有些吃力,但多年以来,他已经习惯这种奋力向前的感觉。

  11时10分,刘保朝将报纸信件、物品、自行车,匆匆装上铁船,赶紧往家赶。回来的路上,他还完成了第一份投递任务,地点是一条停泊在湖边的船,船上没人,但一定会有人来取。

  12时30分,他终于回到了家。库区的天气很闷热,吃过午饭后,刘保朝在家休息了一个小时,15时正式出发。一来二去,半天过去了,等忙完这一天的工作,回到家已经19时了。吃过晚饭后,21时左右,刘保朝就上炕休息了。因为现在正值酷暑,刘保朝说,早点起床投递报纸信件,能凉快些!

  此后三四天依然是刘保朝的投递时间。

  需要刘保朝投递的报纸共有80多份。由于路途遥远,库区的居民大都以户为单位,散居在水库边或深山里。他负责的87平方公里范围内19个固定投递点,涵盖独石沟乡全部6个行政村,另加桲罗台两个行政村。这需要他忙活三天半的时间,才能完成投递,所以如果不遇到特殊情况,刘保朝会每五天到邮政支局来一次,不分周末假期。

  记者与刘保朝面对面算了一笔账。从他家到邮局有20余公里,取回报纸和包裹以及其他用品回到家,投递到最远的贾家庵村也有20公里,加上其他投递点,总里程最少也有50—60公里,一次完整的取报投递,往返少说也有100公里。周而复始,5天一个周期,一个月6个周期。也就是说,刘保朝一个月马不停蹄,靠最原始的交通方式,要行走600公里的邮路。12年掐指算来,绝不少于8万里。

  2、一条铁船、一辆破旧自行车托起的邮路

  1999年,这条承德市唯一一条水上邮路没了邮递员。由于路途遥远,这条艰辛的邮路让许多人望而却步。“每月工资只有150元,谁愿意干呀!”当时刘保朝的大哥在桲罗台邮政支局工作,看着一条中断了数月的邮路,大哥不得不找到弟弟救急。“他说让我先干着,等找到合适的再说,因为库区的百姓离不开邮路。我1990年就已经入党了,也算是个老党员,乡亲们遇到困难,找到我,没有理由推辞!”

  于是,当时32岁的刘保朝临危受命,接管了这条充满艰辛与寂寞的邮路,一诺千金,一干就是12载。

  如今刘保朝的大哥已经因车祸去世,忠厚耿直的刘保朝一直不忘大哥的那份嘱托。大哥当年找到时那期许的眼神,仿佛一闭眼就能看到。刘保朝刚上班时,大哥送给他一辆大二八式带横梁自行车,如今已经跟了自己十二年,这辆历经风吹日晒、锈迹斑斑的自行车,是除了那条铁船外,刘保朝最重要得交通工具。离舟登岸,刘保朝一只手会不自觉地摸索着自行车生锈的铃铛。他舍不得丢掉它,不仅是经济的原因,他对它有着很深的感情。

  库区的风景在记者看来是宜人的,植被茂盛,峰峦叠翠,水路迂回。但刘保朝无暇欣赏这景致,他一张黑脸膛上显露着不苟言笑的凝重,这是风霜日晒刻下的痕迹。一个人10多年重复着同样的线路,加上库区风云突变的天气,风景在他眼中便不再是风景,相反只能加重寂寞的侵袭。

  “一次我们局长坐我的船来,转过一道河叉,突然由原来的偏南风变成了西北风,并且大了两三级似的,船也跟着剧烈摇摆起来。局长说好家伙哪来的一股劲风。”

  刘保朝谈笑自若地说这是常有的事。水库的水面看似平静,有时说变就变。2003年8月的一天下午,刘保朝驾船走到影壁山附近,看到黑云滚来,凭经验,他知道风雨要来了,急忙加速向岸边驶去。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柴油机油管爆裂了。暴风骤雨卷着浪花瞬间而至,失去动力的小船,任由风浪摆布,随时都有翻船的可能。这时,刘保朝能做的就是赶紧把邮包放在船头的密封舱里,然后随着风浪的颠簸不停的向外舀打进船舱里的水。风雨过后,船已被吹出2公里远,后舱里满是积水,人也如同水中捞起一般,但船上唯一没湿的就是邮包。

  除了与烈日暴晒、狂风大作斗争外,冬天是最难的时候。这里的冬天爱刮大风,“透骨凉的水往身上泼一层,就冻一层,一路下来,裤子就像铁裤一样。此外,每年刚上冻结冰和春天开河时期也是保朝难捱的时候。由于水库无法行船,那时通常需要“搭梁”,就是要徒步翻山越岭去邮局,十多公里山路都是歪歪斜斜的羊肠小路,去时撘个报兜,回来时则要扛上四五十公斤的包裹。一次县委宣传部得几个人跟他搭梁,结果走走停停。“我扛着四五十公斤的包裹,他们也跟不上趟。”刘保朝自信地说。

  待到水面全部冰封后,刘保朝会骑上自行车穿梭在库区的冰面上。现在刘保朝有一个习惯,笑的时候不由自主会用手挡住嘴。他说一次冰面太滑,他一路上不停的摔跟头,“我都被摔懵了,门牙也被磕掉了,躺在地上半天才缓过神来。”刘保朝说现在自己的门牙都是假牙。

  3、“乡亲们离不开”成了他坚守的支撑

  独石沟乡位于潘家口水库中游,这里山高水阔、地广人稀,方圆85平方公里,仅有的1300多人口居住分散,分布在环库区4万亩水面周围的大小沟岔中,许多条几里长的沟里只住一户人家,水库的水有涨有落,许多地方并没有固定的道路,出门成了这里的居民生活中的一大难题。

  “现在油价一个劲的涨,出趟门,开船,坐车要花近百元,谁能花得起啊!”正因为如此,五天出门一次的刘保朝,就成了乡亲们的“运输大队长”,除了运输物品,刘保朝的船也成了许多人“公交船”,尽管邮政局每年油补涨到了2000元,不到他每年实际油钱的一半,但刘保朝从来没有给乡亲们要过一次钱。

  去年夏天,一次刘保朝取报回来拉了三个在外上学的孩子,结果碰见渔政部门说超载,结果罚了200元,这可是接近他工资的三分之一。当老乡们要给他凑时,被他坚决挡回去。“这钱我不能要,这里的人们挣点钱都不容易。”刘保朝考虑最多的还是别人。

  小河口村主任邵宝忠家居住在水边的半山腰上,周围仅有一户人家。刘保朝将船停在山脚下。看到刘保朝和记者的到来,邵宝忠的妻子李月娟在半山坡的房前打着招呼“表兄来了”。表兄是这里人们对于血缘关系以外最为亲近人的称呼。

  李月娟不住往里让座,搁在平时她会急急地迎下去接包裹和日常用品,她知道保朝每次汗流浃背地爬上山,撂下东西就走,连口水都顾不上喝。“我表兄是忒好的人,只要有事托他没啥办不成的,像蚊香这样的小东西也让他给捎,没啥不靠他的。”李月娟一边夸她的表兄一边有些埋怨:他太累了,不知道歇歇。和记者说话的功夫,刘保朝已经到半山腰里,去李月娟家的地里查看玉米的涨势去了。

  记者离开时碰到邵宝忠回来,刘保朝问起他女儿紫癜肾病的治疗情况,听说要从长春一家医院寄中药过来,疾步上了船的刘保朝回头说道:“你放心,绝对丢不了,药一到我就去取。”说着马达声响起,小船已经离岸几十米,邵宝忠还站在那里张望。

  蓝旗地村支书刘振彪说,“库区的百姓都知道刘保朝是个好人,大家都很尊敬他!这么多年下来,乡亲们已经离不开他了!”

  正因为库区乡亲们对自己的信任和尊敬,成了支撑刘保朝一直干下去的唯一信念,为了这一信念,一路走来的辛酸,他总是自己默默承受。        

  离开小河口村后,刘保朝前往投递点最密集的独石沟乡所在地燕子峪村。路上一位乡亲搭船去独石沟办事,路上刘保朝向对方打听了一些有关养鱼的事情。

  “现在工资太低,孩子都大了,家都养不起啊!”

  “今年行情不错,一组鱼箱至少能挣三四万,但是每四个小时要喂一次,你哪有时间啊!”

  “也是,我媳妇身体不好,再说吧!”

  独石沟一共有小学、乡政府、卫生院等5个投递点。尽管几个投递点相距不远,但每到一处就有人向他询问一些事情。

  “三哥,你什么时候去桲罗台啊!我们想坐你的船。”

  “保朝这是给村里发的农药,你回去给大家发发吧!”

  “孙子生病了,一会儿你帮忙把孩子用船接回来吧!”……

  听完乡亲们的要求后,刘保朝答应的很痛快。

  4、好人刘保朝觉得愧对妻儿

  在谈到自己和乡亲们的感情,刘保朝满脸笑容。谈起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他满脸的愧疚。为了不让水上邮路中断,为了乡亲们的那份信任,刘保朝始终没有离开过工作岗位。这让他和他的家人一直过着清贫的生活。

  2002年,女儿身患过敏性紫癜肾,为了给女儿治病,他利用完成投递任务的一两天空闲,四处为女儿寻医问药。“当时我的工资只有六七百元,女儿治病花了5万多,现在还欠亲戚朋友3万多元。”

  说起儿女们,保朝的妻子面对记者眼睛使劲地眨了眨。为了给女儿看病,她和保朝跑遍了北京的大医院。但当大夫打量着她们,根据经济状况决定让她们回家保守治疗时,她再也控制不住辛酸的眼泪,接下来是女儿好几年都靠药罐子来维持治疗。

  在县里上初一的儿子很懂事,小小年纪就懂得减轻家里的负担。就在记者去的前两天,刘保朝的儿子过大礼拜回家,返校时,保朝问:“儿子,咋回学校?”14岁的儿子毫不犹豫地说“搭梁”。是啊,问是多余的,孩子不是经常自己爬几十里的山路吗?这一回保朝选择了开船送儿子,因为他正好有一些包裹要取。

  刘保朝说,宽城县有丰富的矿产资源,近年来,当地开办了许多家矿产企业,出去找份工作并不难。“前些年,我家周围还有三户人家,他们都出去在矿上打工,现在都在外面买了房,如今这条山沟里就剩我们一家人了。”

  为此,刘保朝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妻儿,“我是家里的顶梁柱,却不能让他们过上好生活。”刘保朝说,女儿和儿子从第一天上学起就住在哥哥姐姐家,“我说句实在话,儿子都上初中了,我给他买的衣服超不过两件,穿的都是亲戚家孩子穿剩下的衣服。孩子都大了,都有爱美之心,能不怨他们有个没出息的爸爸吗?”谈到动情处,平时有些腼腆的刘保朝,用粗糙的大手不停拍打着自己的大腿,以此宣泄压抑在心头的伤感。

  刘保朝说,最近一件事,改变了自己在儿女心目中的形象。“前段时间,他们放假回家,班车中途坏了,每天只有一趟车,两孩子只好在路边拦车。他们拦下一辆车,司机问他们是谁家孩子。当听到是刘保朝的孩子后,司机让他们赶紧上车,车上司机告诉他们‘你爸是个好人’,孩子回到家就跟我们说这事,孩子说听到别人对我的评价,让他们感到自豪。”

  刘保朝凭借自己的坚守,于2009年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今年2月份,坚守12年的刘保朝终于被转为邮政系统正式职工,他的工资也由之前每月600多元,上涨到每月1400多元,还上了养老、医疗等保险。

  对于自己今后的打算,刘保朝说一定会在这条邮路上坚持到退休。“因为我对库区最熟悉,换了别人也干不了,也找不到人干,这工作太辛苦了。

  但每天,只要从家出来,刘保朝就会忘掉所有的不快;开始以笑脸面对乡亲们沉甸甸的信任,相信这笑脸是真诚的,因为他与乡亲们已水乳交融。虽然到退休,这艰辛的路可能还要走12年。

分享到:  Qzone一键分享分享到QQ空间    转播到腾讯微博
上一篇:老板为兑现捐献造血干细胞承诺4年未换电话号
下一篇:"情义大姐"诚信"油条哥"感动扬城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栏目分类
版权所有:感动中国网 2006-2012
热心公益是您高尚的表现,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备案号:湘ICP备090094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