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感动故事 > 爱情故事
爱情故事
真爱:妻子卖房举债为患重病丈夫换肝
加入我们 2011-3-31 13:15:49 来源:网络转载 点击:
郭爱萍与陈隼,面对困难,夫妻二人不离不弃。 郭爱萍与陈隼,面对困难,夫妻二人不离不弃。

  幸福

  “他还活着,能跟我说说话,我很知足了。”对于幸福,郭爱萍要求很低:自己的生命里,不能少了陈隼。

  17年前,他们曾是东北财经大学令人羡慕的同班情侣,恩爱如蜜。

  1993年,孝感穷小伙陈隼,考进东北财经大学本科工商管理专业。郭爱萍是他的同班同学。她漂亮,真诚,是班上众多男生仰慕的对象。1994年,郭爱萍突发传染性麻疹。陈隼不顾一切将她抱进医院救治,赢得郭爱萍的芳心。

  2000年,因婚车堵在小区,郭爱萍穿着婚纱自己打的,就这样急着将自己嫁了。陈隼许诺:“老婆,我们5年换大房子,10年后开小车。”

  绝望

  吃完早饭,郭爱萍开始忙活家务事,擦地、洗碗……,陈隼躺在沙发上,盯着妻子,一动不动。

  “你能不能帮我做一点事啊?”自从陈隼生病,生性温柔的郭爱萍,脾气越来越不好。

  陈隼见妻子生气,颤颤巍巍起身,拿着扫把扫地。还未挥舞3下,又被郭爱萍制止:“算了,算了,你歇着吧。”她一把抢过扫帚。

  2003年,陈隼任武汉一家公司老总,被查出患了重病。次年,他被中南医院桂希恩教授确诊为罕见绝症——原发性、硬化性胆管炎。此病中国确诊病例不足100例,从发病到肝衰竭,一般只有三五年。

  郭爱萍现在仍然记得那个黑暗的一天,“当时我脑子一片空白,两眼发黑,整整哭了一天。”

  陈隼的倒下,让郭爱萍陷入绝望。无数个夜里,郭爱萍告诉自己:某一天,他会走在我的前头,不要哭泣,不怕孤独。但,眼泪,总肆无忌惮。

  “我们一起生活了17年,我的生命里不能没有他。”

  拯救

  2004年年底,陈隼的病日趋恶化。

  “我把自己的肝给他一半。”在同济医院,郭爱萍救夫心切。

  当时,同济医院的医生善意提醒她:“这个病没得治,继续治不仅会拖垮你,还会拖垮你和他的家人。”当时,陈隼一度拒绝治疗,病魔早已掏空了他们仅有的积蓄,“我不想把她也带入绝境。”有一次,陈隼在卫生间休克。尽管她曾作了最坏打算,但这一刻真的来临时,她还是无法面对。“我以为他真的死了,不再理我了。”撕心裂肺的痛哭中,郭才知道自己有多么舍不得陈隼。

  郭爱萍不想放弃,但心里清楚:她的拯救,可能是一场飞蛾扑火式的结局。

  2005年1月9日,陈隼准备换肝,手术费20万元。郭爱萍一个人筹钱。家人、同学、朋友倾囊相助。最后,她把自住的房子卖给了一个大学同学。

  郭爱萍几乎一夜白头,那段日子,她在煎熬中度过。

  折磨

  手术后,真正的困难才刚刚开始。

  “他的免疫力差,夏天不能热着,也不能冻着,空调不能开,就靠我帮他摇扇,彻夜不能眠。”

  最让郭爱萍无奈的是,钱总是不够花。陈隼手术后的第一年,要吃进口药,更换胆管支架,每月的治疗费达2万多元。“我20多万元都花了,好不容易救了他,不可能就这么放弃吧。”从陈隼手术后的第一个月开始,郭爱萍每天都在思索一个问题——明天,陈隼的治疗费在哪里?

  郭爱萍厚着脸皮,再次向家人、朋友伸手求援“哪怕是几十元我都借。”

  有些朋友、亲戚曾劝告郭爱萍改嫁,“这什么时候是个头,你已经尽力了,你应该好好想想自己的出路。”截至目前,她已花掉了近50万元。

  3月26日,按预定日子,郭爱萍要带着陈隼北上天津更换胆管支架。可直到3月25日这天,郭爱萍的手上仅有2000元钱,离2万多元手术费还相距很远。

  近来,陈隼的尿液呈咖啡色,手术治疗已刻不容缓。为帮陈隼省出治疗的费用,郭爱萍8年没买衣服,靠啃馒头度日。因无力承担更多经济压力,38岁的郭爱萍,放弃了生育,放弃了做母亲的机会。

  希望

  令人庆幸的是,在郭爱萍多年的精心照顾下,陈隼的病情康复总体趋于稳定。“现在每3个月要更换一次胆管支架,若治疗得好,可每半年或一年换一次。”陈隼盼望着,等病情再好转一点,就可以上班挣钱了。

  2007年,陈隼办理了武汉市医保,后期治疗费减少了不少。郭爱萍说,很多同学、朋友一直都在默默资助他们。虽房子换主,但同学依然将房子免费借给他们住。

  目前,辞职2年的郭爱萍正在努力寻找工作。她希望能在南湖附近找一份合适工作,这样就能方便回家照顾陈隼。

  让郭爱萍一直发愁的是20多万元的债务,“我想,只要我活着,这些钱终究是要还给大家的。”

  对于生命,陈隼很淡定,“像我这个病,手术后最长活13年,一般能活5到8年,现在我活了6年,赚了。”

  可郭爱萍在憧憬,陈隼会创造生命奇迹,牵着她的手走到60岁。

  文/图 记者 张勇军 实习生 张泽航 通讯员 程桂荣 魏运选 刘玲

  3月25日清早7点,郭爱萍睁开双眼,数了两遍揣在怀里的2000元钱。她很愁:明天的住院费还需2万元,但能借的都借完了。

  厕所里,陈隼的尿液,已呈深咖啡色。他脸色蜡黄,全身无力,手术治疗已刻不容缓。

  无助和绝望,如洪水般,向郭爱萍袭来。她起床,缓慢下楼,躲在小区一个角落,抽泣起来。38岁的她,头发已花白。

  武昌南湖松涛苑小区,这位痴情妻子8年救夫的故事感人至深,8年来,她卖房举债,帮丈夫换肝重生。8年来,她不离不弃守护在丈夫身边。

  尽管这样,陈隼的生命依然在倒计时……

分享到:  Qzone一键分享分享到QQ空间    转播到腾讯微博
上一篇:丈夫借债给妻治病打工遭劫杀 妻子独自赚钱养家
下一篇:乘客在飞机急坠时给丈夫发短信“我爱你”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栏目分类
版权所有:感动中国网 2006-2011
热心公益是您高尚的表现,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备案号:湘ICP备090094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