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公益频道 > 公益资讯
公益资讯
“关爱老兵”志愿者:为了抗战老兵最后的岁月
加入我们 2012-2-20 10:23:27 来源:网络转载 点击:
  65年前的今天(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中华民族万众一心赢得了艰苦而漫长的抗日战争。65年过去了,当年叱咤在抗日战场的老兵们已经风烛残年,许多人已经辞世。他们是不应被忘记的民族英雄。

  有这样一群年轻的志愿者,他们是来自民间的“草根”,但他们以自己的热情,自发组织起来关爱抗战老兵,向老兵们伸出援手,不仅提供生活上的救助,还为抗战老兵送上心灵的慰藉。志愿者们的职业不同,有私企老板、公司白领、政府公务员、自由职业者,也有人放弃工作全身心投入到这项公益事业中,但他们对抗战老兵怀着同样的感情。

  今天上午,在志愿者组织下,多位身在北京的抗战老兵将齐聚一堂,共同回忆抗日战争时期的峥嵘岁月。不论他们来自哪支部队,来自于哪个战场,参加过哪场战役,在抗战胜利65周年之际,让我们向全国抗战老兵道一声,“向抗日英雄致敬!”

  敬意

  ■如果可以

  我希望他们每人胸前都挂满勋章

  昨天凌晨,互助抗日老兵论坛负责人范玲还在与湖南志愿者王海宁在网上沟通“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纪念章”设计情况,“身体不舒服,一动就一身虚汗,但是时间紧迫。”8月13日下午,范玲在电话中告诉记者,论坛志愿者们计划筹款制作1000枚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纪念章送到老兵手中,目前筹款还没有完成,电话另一端不时传来范玲男友让她休息的“吼声”。

  目前,全国关爱老兵的民间草根们,主要集中于互助抗日老兵论坛和关爱抗战老兵网两个论坛,“我们这群人是凭自己的热情聚在一起,并没有什么组织,很松散,论坛只是我们获得信息互相交流的平台。”今年48岁的北京志愿者薛刚已经从事老兵关爱志愿行动多年,他既是关爱抗战老兵网的版主,也是互助抗日老兵论坛的高级会员。

  薛刚告诉记者关爱抗战老兵网也在筹集善款制作纪念抗战胜利65周年纪念章,并已经在深圳开始制作。他说:“两个论坛同时制作纪念章并不是重复劳动,比起经济资助,抗战老兵们更需要的是精神慰藉。如果可以,我希望他们每个人胸前都挂满勋章。”

  从事艺术设计工作的志愿者王海宁也有着同样的感受,两个论坛纪念章都是由他在摔断肋骨的情况下带病设计的。他坦言能为老兵们设计纪念章是自己的荣幸,“我有些痴狂了,几个月时间里反复修改,我总怕自己设计的纪念章配不上他们。”

  “我们希望将这枚不是勋章,却对老兵有着特殊意义的纪念章送到老兵手中,给老兵们传递一份赤诚和尊重!”范玲介绍,此次设计的纪念章将由各地志愿者送到各地的抗日老兵手中,尽量在9月2日日本政府代表正式签署无条件投降书前后开始发放。

缘起

  ■关注抗战老兵

  从关注中国远征军开始

  近两年,随着《我的团长我的团》和《滇西1944》等剧的热播,人们开始关注中国远征军,“影视剧的情节与历史事实有出入,但大家开始关注远征军了。”薛刚坦言,近几年的志愿活动比以前环境要好得多,关注抗战老兵的志愿者也越来越多。

  1942年抗日战争进入最艰难阶段,中国远征军为保卫中国西南大后方和抗战“输血线”出征滇缅印抗击日本帝国主义,对抗战胜利作出重要贡献,立下赫赫战功。从中国远征军入缅算起,大战历时三年零三个月,投入兵力总计40万,伤亡接近20万。中国远征军用鲜血和生命书写了抗日战争史上极为悲壮的一笔。

  正是从关注中国远征军开始,这些志愿者开始自发集结于论坛上。2004年,北京一名从事外贸工作的白领韦志华,将抗战作家方军写的关于中国远征军老兵的文章发表到摇滚爱好者聚集的“崔健论坛”上,引起了网友的关注,并成立了专门的公益频道。随着志愿者人数的增多,同年互助抗日老兵论坛正式启动,成立之初,志愿者关注的基本都是身在云南的中国远征军老兵,资助了百位滇西抗战老兵。

  2009年初,韦志华因身体等各种原因,不再担任互助抗日老兵论坛的负责人,但还继续关注关爱老兵行动。范玲经大家投票继任负责人 “论坛定位为纯民间公益,非商业,非官方,不具任何政治立场,我的想法很简单,为老兵送去人文关怀,送去我们晚辈的尊敬。”

  2009年6月,关爱抗战老兵网成立,负责人李明晖,网名为“深圳胖哥”,截至目前他个人已为老兵捐助了70多万元,“两个论坛是在同一条路上前行,许多志愿者都是同时在两个论坛进行交流,两个论坛也都与云南、湖南和重庆等地的志愿者群体保持紧密联系,提供核实老兵信息,再进行资助。”薛刚说。

  随着在云南远征军老兵受到越来越多关注,目前两个论坛都把目光投向全国抗战老兵,受到捐助的老兵居住在云南省、湖南省、广西壮族自治区、浙江省和四川重庆等地。
寻访

  ■为寻找抗战老兵展开地毯式搜索

  1925年出生的老兵李华生今年已经住进了德宏州敬老院,他曾参加过腾冲战役,战役结束后没有返回贵州老家,而是留在了当地。2007年,当地志愿者“腾冲有爱”在腾冲县热海路找到他时,老人家因为儿子不孝,独自住在路旁的破屋内,一位志愿者在探访李华生老人后在博客写道“进入低矮黑暗的小屋,一股难闻的味道扑面而来,好像有许多东西霉死臭死在里面了。”

  “腾冲有爱”告诉记者,志愿者为老人送去的被褥要马上换上,否则有可能被老人的不肖子孙拿走,孙子曾答应拿大家捐赠的钱为老人盖房,但也一去不返。他说:“这种情况确实有,我们现在也在监督捐赠款是否用在老人身上。”

  “腾冲有爱”告诉记者,他在两个论坛发帖后,很快收到了捐赠。2010年4月前后共收到了8200元,4月25日,老兵李华生住进了德宏州敬老院,满足了他“能吃好饭,睡好觉”的简单愿望,还交到了几个好朋友。“住在养老院每月需要800元,我们还给老人买营养品和他爱吃的食物。”作为捐助款的代管人,“腾冲有爱”详细记录着老人的花销,他告诉记者,这笔捐助应可以供老人在养老院住到年底。

  “老兵寻访过程很艰苦,名单有当地统战部提供的,也有我们志愿者自己找到的。” “腾冲有爱”现在刚刚接到一条新的线索,但只知道老人住在哪个村,并不确定名字,他说:“这就需要我们进行地毯式的寻找了,这里都是大山,经常需要开车走上一百多公里。”

  湖南志愿者王海宁从去年开始也在用这种草根方式寻找,与“腾冲有爱”不同,他的方式是骑自行车,他说:“去年找到了十几位,裤子的裆部都磨破了。”
救助

  ■帮已经穿上寿衣的老兵闯过鬼门关

  “卿上先老人是志愿者关注比较多的一位老兵,他性格开朗,大家都喜欢他。”湖南志愿者王海宁、“蚂蚁爬上树”和深圳志愿者“胖哥”还记得去年中秋节伴老人在道观中度过的不平凡的中秋节,“蚂蚁爬上树”说:“其实老人开始并不知道这一天是中秋,他大半生独居,很久没有过中秋了。”

  “蚂蚁爬上树”介绍,卿上先老人1916年11月3日出生,1937年参军入伍,曾参加在河南、山西和广西的对日作战,三次负伤。他说:“老人很久才回忆起部队番号,但能清楚地记得战斗的细节,老人是机枪手,在开封的战斗中,因为土质疏松挖不了工事,就用尸体垒成掩体,老人讲述时会做出标准的机枪扫射姿势。”

  2009年初,志愿者“蚂蚁爬上树”通过当地一名律师介绍找到了老人,“这名律师说,原来经常听老人讲起战斗经历,周围邻居也都知道他。”

  在志愿者的论坛上,对卿上先老人的介绍是“有过短暂婚姻,大半生独居,无儿无女无房无财产,栖身道观,晚景凄凉。” “蚂蚁爬上树”告诉记者,老人自1996年洪水冲毁了唯一的土坯房后就住在了道观,负责打扫卫生和上香,每月换得10斤大米。他说:“老人吃喝拉撒全在没有窗户的小屋里,眼睛已经被烟熏得红肿发炎,靠国家每年给五保户发放的1000多元生活。”

  “蚂蚁爬上树”将卿上先的情况发布在论坛上后,老人成为了重点照顾对象,2009年11月底,卿上先老人病重,村民已经为他穿上了寿衣,志愿者赶到后将老人送到了当地医院,医生在检查后也表示无计可施,建议回家。他说:“我们没有放弃,出院后又找了一名医生坚持给他打针,那名医生不愿意来,我们就多给些路费。一个月后,老人居然奇迹般地闯过了鬼门关。”

  “蚂蚁爬上树”告诉记者,从在论坛上发起捐款以来,志愿者已为卿上先老人捐款超过28000元,除去以往和治病开销,现在还有8000余元,这些生活基金由自己代管,每月在论坛详细报账给志愿者。他说:“卿老的住房已经经过志愿者重新修缮了。现在我们雇了一个人在照顾他,每月需付100元,卿老每月基本生活费用为260元,可以保证每天有奶喝,有肉吃,有烟抽。”

  卿上先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他曾经问志愿者:“我到100岁你们还养我吗?”

  不过对于救助抗战老兵的公益活动,“蚂蚁爬上树”表示并不乐观,他说:“卿老是我们的重点救助对象,许多生活在农村的抗战老兵,生活条件还是很艰苦的。”
感悟

  ■老兵更需要心灵慰藉

  “与经济资助相比,心灵的慰藉更为重要,在探访老兵时我们都有亲身体会。”薛刚今年4月到居住在腾冲县中和乡新街村的阎廷春老人家中看望,送上为老人制作的荣誉证书,老人马上将它摆在家里神坛的正中。

  薛刚曾多次走到老兵家中,“一次回访老兵时发现,我们几年前送的被子,老兵挂在显眼的位置,从来没盖过,因为他认为被子上有红色的慰问字样,老人觉得这是对他的承认,是一种荣誉的象征,所以舍不得盖。”

  志愿者曾自发为老兵们制作了一些纪念章和荣誉证书,老兵们总是把它们挂在家中最显眼的地方,一遍遍向人们讲述。薛刚说:“可见同胞的认可对老人来说有多重要。”

  王海宁也有过同样的经历,他清楚地记得在湖南邵阳市新宁县的远征军老兵倪发干多次拒绝志愿者的捐赠款,这位步兵连中士班长血刃鬼子后右手遭小钢炮击中,整个右手肘部几乎脱离,说:“他生活并不富裕,连低保都没有,但是他几次婉拒我们的捐赠,直到最后才收下。”

  进展

  ■与统战部门合作

  共同救助抗战老兵

  保山市统战部办公室主任李光启从2001年就开始进行保山市抗战老兵的寻找和统计工作,他记得2004年互助抗日老兵论坛的志愿者方亮最先来到了保山,当年第一笔由志愿者捐赠老兵的救助款打来。

  李光启介绍,目前保山市统战部掌握的贫困抗战老兵为202名,还有二三百名老兵生活状况还比较好,有工资收入。他说:“每年我们也都会至少去慰问这些老兵一次,让他们感受到党和政府在关心他们,社会在承认他们。”

  李光启看来,志愿者的捐赠对保山市的贫困抗战老兵是非常重要的,他表示,这些老兵大多85岁以上,已经丧失了劳动能力,基本靠子孙供养,生活窘迫。只有少数可以在民政部门领到少量救助款,“名分是残疾、五保户或老年人,没有以老兵身份领到的。”

  李光启表示,贫困抗战老兵数量最多时有300多名,现在很多人已经过世。另外,肯定也还有抗战老兵没被发现,不在名单内。他说:“上个月我们就新找到一名老兵叫金长在,我们和老人了解后发现,他参加的是龙岭战斗,负责堵住敌人的后路。他们很有功劳,老人记得血水都淌了一山谷。”

  互助抗日老兵论坛与保山市统战部签有协议,从统战部获得老兵名单信息,由统战部代发老兵救助款,并将老兵签字的收条拍照后发给论坛负责人,论坛负责人则将捐助情况在网站上向志愿者报告。关爱抗战老兵网的志愿者也经常到保山亲自发放。

  李光启介绍:“有的(老兵)一辈子就背着‘国民党兵’的名声,抬不起头来,有的还因为这个身份终身未娶。我们要在他们离开人世前,让他们感觉到,社会承认他们的抗战功绩,党和国家承认他们的抗战功绩。”
对话

  我们不该留有遗憾

  记者:志愿者服务对象有很多,为什么会选择了抗战老兵这个群体?

  薛刚:我从上世纪90年代中就开始关注抗战老兵,借出差的机会和休假探访老兵,感觉他们就像我的长辈一样,为了那些曾经的英雄现在的老人,我觉得我们志愿服务很有意义。关爱老兵不同于助残和关注失学儿童等一系列公益行为,抗战老兵的生命是有限的,我们在与时间赛跑。

  记者:关爱抗战老兵的志愿工作时间已非常紧迫?

  薛刚:我赞成这样一句话:我们是按年过,老兵是按天过!我在两年前已辞去工作,专职做起了志愿者,现在抗战老兵年龄基本都在85岁以上,有的已经超过百岁,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的时候,还能有多少老兵在世?他们不在了,这段悲壮历史的最后一页就合上了,我们不应该留有遗憾。

  记者:老兵中有人只剩下回忆,没有什么凭证,如何认证老兵的身份?

  薛刚:确实不是每个老兵都有凭证,经过这么多年来,有的已经遗失,有的曾经不敢留在身边,已经扔掉,我们会认真听每一位老兵诉说,鉴别他们话中的细节,做志愿者以来,我对这段历史越来越了解,从中可以分析出真伪,曾遇到过冒充老兵身份的人,如果你真的和老兵聊过就会知道,真正上过战场的人所讲述的是无法虚构的。

  记者:你觉得社会应该为这些老兵做些什么?

  薛刚:是认可,这些老人为民族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在晚年应该得到我们子女般的孝顺。与经济资助相比,心灵的慰藉更为重要,在探访老兵时我们有亲身体会,抗战老兵已经风烛残年,他们渴望社会的认可,渴望同胞的认可,现在许多年轻人不了解这段历史,走到这些老人身边,耐心地听一听他们的故事,就是对他们的尊重,让我们给抗战老兵最后的尊严。
分享到:  Qzone一键分享分享到QQ空间    转播到腾讯微博
上一篇:男子6岁被拐欲寻父母 21省市志愿者帮其寻线索
下一篇:温家宝:将完善政策鼓励个人做慈善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栏目分类
版权所有:感动中国网 2006-2012
热心公益是您高尚的表现,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备案号:湘ICP备090094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