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特别关注
特别关注
陕北老板送儿进深山吃苦 需走500米抬水吃
www.gandongs.cn 2010-12-24 14:04:57 华商网 hits:

张奇奇掀开锅,刘杨不敢相信条件这么苦

    都说陕北人有钱,这就来了一个有钱的陕北人———身穿毛毛领子皮夹克的榆林人老刘,乐呵呵地掏出一包芙蓉王香烟,见人就散。伸手之间,左手腕上露出黄灿灿一块金表。

    儿子小刘跟在后面,嚼着口香糖,双手插在兜里,挺酷。

    老刘叫刘进,其实不老,44岁。“咱也不是‘什嘛’最有钱的,但是挣了钱,总觉得缺了点‘什嘛’,尤其是从小衣食无忧的娃娃,需要一种未曾有过的体验。”

    于是,老刘带着18岁的儿子刘杨,从陕北千里迢迢来到陕南大山里,想要“找点苦头吃”。

    12月21日下午,老刘及小刘出现在商洛市商州区沙河子镇第二初级中学简陋的校园里。

  一个决定

    体验体验艰苦啥滋味“你准备准备,到大山里住些日子”

    促使这爷俩来到商洛的,是本报的一篇报道。12月5日,华商报A11版以《大山里的住校生》为题,报道了这所中学住校生在艰苦的环境中矢志求学的现状。

    老刘看了报纸,“心中‘嗵嗵’直跳”,当下拿给小刘看,让他看完说说感触。

    当着父亲的面,小刘告诉记者,当时“一股感动油然而生”。不过,当听到父亲接着就说出的一个决定时,他第一反应是“没那个必要吧”。

    老刘决定,“你准备准备,到大山里和那些学生娃住些日子,体验体验艰苦是啥滋味”。

    小刘不以为然,“陕北也有这样的地方嘛”,何必跑那么远呢?

    老刘说,“不行”,离家太近体验不出来。

    为了娃好

    没经过苦,不知啥是苦“以为牛奶都是水管里流出来的”

    小刘是榆林市第一中学高三(16)班的学生,明年考大学。他学的是通俗音乐,之前,一直在西安,找教音乐的教师培训唱歌,一节课400元。

    老刘“全程陪同”,任务只有一个:掏钱。除了课时费,在学校附近租了个房,一个月2500元,“就一间小房子,带一个钢琴”。两三个月的工夫,花了一万多。

    老刘在榆林市开了一家销售公司,有两个分店,“比不了煤老板”,但家里有车有房,也是“有钱人”吧。家底殷实了,唯一的想法就是把儿子培养出来,但老刘“总觉得娃娃学习没多少动力”。

    在老刘眼里,小刘有时候是个“乖娃娃”,“从小到大都是班干部”,现在还是副班长、学生会成员,“就剩下上大学、入党了”。小刘喜欢唱歌,尤其是五月天的歌,还跟同学搞了一个名为“逆转”的校园乐队,他是主唱。

    小刘平时爱玩游戏,星期天在外面上网,“一小时三块五,一玩‘魔兽争霸’就是大半天,有时还熬夜玩,几十块钱一下就没了”。老刘也想管严点,但说实话“管不了”,说得多了小刘有点逆反,老刘就生闷气。

    老刘整天在外奔波,小刘没钱了就伸手要。“可他从来没说谢谢爸爸给我一百块钱,或谢谢妈妈给买了件衣服”——以为现在的好生活是天生的,牛奶是水管里流出来的、面包是超市里长出来的,没经过苦,不知道啥是苦,“哪里会有爱心、同情心、感恩的心?”

    老刘想让小刘“来个换位思考”。不过他没告诉娃他妈,只说“去个地方体验一下生活”,“是为了你娃好”。

    这么着,这个当老子的把儿子从陕北“换”到了陕南。

  富娃进山

    “稀罕”吃苦山里的校长从没遇过这事

    小刘觉得他不是“被换”来的,因为他最终还是来了,还说“也准备好了”。但毕竟不是主动来的嘛。他有些懵懂,也不知会体验到什么。从小在城里长大的他,去过北京、西安,而农村对他来说,很新奇。

    老刘自然也是跟着来了,他说自己“也没体验过,也稀罕着呢”。

    不过,到底是当父母的,老刘怕小刘吃不消,就托小刘的发小、正在杨凌一所高校读书的学生侯晋玉陪着小刘。小侯也觉得挺有意思,就一起来了。

    三个不请自来的陕北人进了沙河子第二初级中学的校园。校长宋社文“从没遇到过”这种事。学校300多学生,大多数走读。山里娃一周回一次家,往返几十里地背来口粮,甚至做饭的柴火也要背来。这些触动刘家父子的景象,“没什么好奇怪的”。

    老刘说了想法,他提出请求,“能不能让他俩跟着学生一起吃、住、学习个六七天,吃吃苦”。

    校长问,高三生再听初三的课,不知能不能听进去?

    一直不做声的小刘笑了一下,说是想起了在陕北初三的时光,很怀念。

    校长见状,说,既然来了,“用心良苦”,那就感受感受吧。

    结了对子

    “哪想会这么冷!”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扛了

    校长喊来初三年级组长和班主任,找了两名学习优秀的娃娃,跟小刘、小侯结了对子。

    小刘的“对子”是16岁的张奇奇,家住距学校15公里外的石窑子村。小侯的“对子”是14岁的寇凯,老家贾岔村也距学校十多公里。他们租住在学校隔壁村子的一民房里,每周回家往返全是步行。

    二人带着刘杨他俩,去看他们的住处。外面有点冷,张奇奇只穿了件薄毛衣,说是刚上了体育课,“很热”,手脸却有点冰。小刘穿得也不厚,帅气时尚的黑呢子上衣,里面只穿了一件衬衫,牛仔裤、运动鞋,一身黑色休闲打扮,背着个鲜艳的红包。

    跟着张奇奇出了校门,拐过一条泥泞小道,进了一户人家。

    一进院子,迎面是个猪圈,两头肥猪哼哼着,抬头看着这几位不速之客。四周一股猪屎味。这情景果真出乎意料,小刘有点愣,吐了吐舌头。

    进屋就是学生做饭的地方,偌大的堂屋里摆着一圈冰锅冷灶,越发显得寒气逼人。小刘还没说话,老刘倒忍不住了,搓着手,直嚷嚷,“啊呀,这房子盖得挺好,为啥没暖气呢?”

    老刘似乎有点懊悔,他们几个光人来了,连多余的衣服也没带。“榆林家、西安租住地都有暖气呐。哪想到这里会这么冷!”

    但事已至此,又是自找的,大话已经说出去,“要体验个一周时间呢”,只能硬着头皮扛了。

    里间的屋子摆着两张床,张奇奇说这儿住着4个人,“一张床睡俩,你来了,就一起挤挤”。

    一直没吭声的小刘终于开了口,“这怕挤不下吧?”

    “冷冷冷!”

    “我不会做饭啊”晚上挤在冰被窝,玩了会手机

    跟随而来的班主任问张奇奇,晚饭吃什么。张奇奇说,下面条。小刘听完说了句,“我可不会做饭啊!”

    小刘站在灶头前,看着小他两岁的张奇奇烧水,下挂面,又点了几次水,面条熟了捞到两个碗里。中午炒的白菜,也没有再热一下,张奇奇把菜分到两个碗里,给小刘递了一碗,说:“吃吧”。

    小刘这才把抄在口袋里的手伸了出来,接过碗,胡乱拌了两下,“我不太会用筷子,‘瞎拌’呢。”

    看上去白乎乎的面条缺盐少醋,张奇奇吃了一碗半,小刘囫囵吞了多半碗。

    吃完面,张奇奇去洗了碗,小刘也没推让一下。晚上10点,俩人挤在一个被窝里睡下了。

    不能上网,也没啥多余要说的,蜷缩在冰被窝里的小刘掏出手机来玩了一会。

    老刘也在副校长的宿舍挤了一夜,“毛衣毛裤都没脱”,似乎一直都没睡着。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了,进了校园,远远看见儿子,却没上前。

    小刘跟着张奇奇一起进教室听课。教室里极冷。课间休息时,记者问他感觉如何,坐在最后一排的小刘连说,“冷冷冷!”说着,不由自主吸了吸鼻子。

    他、小侯与其他学生的区别,除了个头大以外,课桌上还放着杯茶。茶水早已冰凉。

  老刘感想

    “条件这么差,超出想象”“就像董存瑞举炸药包,看能坚持不”

    儿子“受苦”的时候,老刘正坐在二楼教师办公室里热热闹闹地跟老师聊天呢。他跷着二郎腿,给三五名老师“宣讲”他为啥要这样做,“谁人不心疼儿子?别人没带儿子来受苦,我让儿子来……我不是心狠……”

    一个老师告诉老刘,山里一个学生一个月的饭钱是40块钱。老刘说:“天,这些钱我娃打一会游戏就花光啦!”

    他沉默了半天,似乎是自言自语:“条件这么差,超出了我的想象。这次来绝对是有用的。”

    这次来陕南,老刘关了一个店,“一天至少损失几百块”,但“我觉得值”。他高高举起一只胳膊,说,“跟董存瑞举炸药包一样,就看能坚持住不?”

上一篇:母亲救治脑瘫姐妹独撑8年 捡菜叶生活
下一篇:民工敲字完成5部共60万字小说 双手仅食指灵活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栏目分类
版权所有:感动中国网 2006-2010
热心公益是您高尚的表现,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备案号:湘ICP备090094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