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特别关注
特别关注
探访北京太阳村:无偿救助服刑人员子女
www.gandongs.cn 2011-1-9 18:19:35 网络转载 hits:
本报记者探访北京太阳村 本报记者探访北京太阳村

  【核心提示】

  他们本有家,却因父母深陷囹圄而幼无所依;他们本该在母亲的怀抱或安坐在学校的课桌前,如今却不得不以童真的眼睛茫然四顾;他们不是孤儿,却同样承受了孤儿的悲戚以及更多的精神苦难。幸而,有这样一个地方,他们或可在世事的凄风苦雨中找到些许暖意。

  ■太阳村简介

  1996年,张淑琴在陕西东周三元村开办了第一个太阳村,几经更名后现全称为北京市太阳村儿童教育咨询中心。这是一家无偿救助服刑人员无人照顾的未成年子女的民间慈善机构,它为这些孩子提供特殊教育、心理辅导、权益保护以及职业培训等服务。15年里,太阳村已在全国发展到7个,遍布北京、河南、江西、青海等省市,抚养的孩子超过4000人,其中十多名孩子考上大学。目前,北京太阳村为其总部。

  ■供养方式

  据张淑琴介绍,目前太阳村主要采用集中供养、分散助养以及托管三种形式来帮助这些孩子。

  集中供养:是孩子由太阳村代养代教,太阳村法人代表(即张淑琴)与孩子父母签订“委托代养协议书”,其父母刑释后,将孩子接回家中。对于父母刑期较长或死刑的孩子,太阳村将其抚养到16至18岁,使其学到一定的谋生手段再回归社会。

  分散助养:则是帮助有些投亲靠友、生活非常困难的服刑人员子女。这些信息由监狱方面提供名单并核实,太阳村负责向社会筹款,将款项交付监狱,由监狱发给孩子居住的家中。

  临时托管:为被拘留人员的子女短期代养。

  现状:父母在服刑 “妈妈”接力爱

  住所:简朴小屋一应俱全

  寒冷的冬日,距北京顺义城区约20公里的赵全营镇板桥村,一片萧瑟中有着几点颜色,那是一个不是村的村——太阳村。村里住着九十多名来自全国各地16个省市的父母服刑无人照管的孩子。

  走进太阳村,偌大的院落中散落着8个铁皮小屋。小屋是彩色的,只是颜色在经年累月中有些消褪,屋身上如同幼儿园一般涂满稚嫩的卡通图案,门楣上挂着几个字“爱心小屋”。每个小屋有一百多平方米,十几张床铺。食堂、图书室、活动室,这里一应俱全,却只能用简朴来形容。

  生活:爱心妈妈悉心照料

  中午时分,幼儿室里,近六七个三四岁大的孩子在玩耍,午饭后的他们不肯睡觉,而两个一岁多刚会蹒跚的小宝宝站在小床上争抢着喊一个人“妈妈”,她们伸出小胳膊,都要“妈妈”抱。于是,“妈妈”不得不左手抱一个,右边搂一个,一边朝着嬉闹的孩子无奈地笑嚷着“快回自己床上睡觉!”

  “妈妈”姓王,四十来岁的年纪,“我去年七八月份从河南的太阳村过来,到幼儿室也不过一个多月。”王阿姨怀中的两个小女孩都有着可爱的名字——“草莓”和“蜻蜓”。“蜻蜓”在“妈妈”怀里蹭来蹭去,“草莓”则忽闪着长长睫毛的大眼睛使劲盯着“妈妈”的脸撒着娇。

  另一张婴儿床上,一个三个多月的小宝宝在这喧闹中睡着了。“他昨天晚上八点多才被派出所民警送过来。”王阿姨怜惜地看着熟睡中的孩子。

  太阳村的“村长”张淑琴告诉记者,孩子家是河北的,妈妈跑了,爸爸便带着孩子到了北京,在行窃时被警方抓获。于是,这个尚在襁褓中的孩子被紧急送到了太阳村。换上了干净的小衣服,住进了温暖的小屋,他又有了一个“妈妈”,只是不知何时能与自己真正的父母团聚。

  心愿:有生之年帮百万孩童

  北京太阳村,全称“北京市太阳村儿童教育咨询中心”,成立于2000年11月,被孩子们唤作“张奶奶”的张淑琴就是这个村的“村长”。

  1995年,时任陕西省监狱管理局一份报纸副总编、已是一级警督的张淑琴毅然决定投身于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的救助工作上,“我看得太多、听得太多,那些孩子很可怜。”张淑琴在陕西建起了第一个太阳村,“那时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要帮助坏人的孩子?”然而,张淑琴深知这些孩子的苦处:因不属孤残,他们难以得到相关资助;因父母犯罪的背景,他们得不到人们的同情。他们有的流浪,有的为人放牧,有的沿门乞讨,有的不被亲属接纳、遭受虐待,更有甚者,一些孩子像自己的父母那样走上了犯罪道路。

  15年中,张淑琴与一群相同志向的人一起相继在陕西、北京、河南、江西和青海创办了七个太阳村。其中,建于2000年的北京太阳村为总部,规模也最大。“过去十几年,太阳村抚养过的孩子有四千多个。”张淑琴说,现在各地有近500个孩子在太阳村中生活,“我希望有生之年能帮助一百万个孩子。”

上一篇:老汉苦寻走失雇主5天 “缺钱不缺德”成流行语
下一篇:网友转发求救短信1个半小时为产妇找到献血者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栏目分类
版权所有:感动中国网 2006-2010
热心公益是您高尚的表现,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备案号:湘ICP备090094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