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其他专题
其他专题
高清图:城市边缘 外来务工孩子的暑期生活
2009-8-21 10:14:58 来源: 点击: 进入感动论坛
图/潇湘晨报记者 杨抒怀
8月8日,长沙鸭子铺,父母都出门做工去了,“守家”的孩子骑着三轮车远行,由于“超重”不时要下车推,暑假他们很少迈出鸭子铺,然而孩子发挥着自己的想想,制造着快乐。图/潇湘晨报记者 杨抒怀
彭志超和伙伴开着他的“私家车”在家门口附近兜风。不时地用手将跑偏的轮子拍正,还叫嚷着这是我的“来斯来斯”。他说:我的梦想就是长大后去F1开赛车去。 图/潇湘晨报记者 杨抒怀
图/潇湘晨报记者 杨抒怀

他们的暑假 另类的游乐场

暑假一到,城里的孩子们忙着参加各类培训班,或参加夏令营、或是出去旅游……但是对进城务工者的子女而言,因为“外来人口”的身份,使得他们游离于城市边缘,很难融入这个城市的生活。游乐场、公园、快餐店,很难找到他们的身影。

8月8日,站在长沙高桥立交桥下,“莫拉克”带来的北风让人感到一丝凉意。在桥下一个阴凉的角落里,一张凉席、一床破旧的薄棉被,一个探出了半个脑袋的孩子,我被这个场景深深震撼了。当我的相机凑近他时,皱着眉头的他睡得正酣。原来,他叫杨清,今年13岁了,是趁着放暑假从贵州凯里到长沙来看妈妈。长沙炎热的天气热坏了小伙子,这几天一直高烧不退。妈妈是靠给别人擦皮鞋为生的,懂事的他知道去医院药费很贵,就提出说到桥下面来吹风:“妈妈,这里凉快又通风,没有家里闷,吹哈风我头就不痛了。”杨清今年来长沙一个多月了,也没去什么地方,每天就跟着妈妈走街串巷地擦皮鞋了。“这也算是‘长沙一日游’吧!”妈妈无奈地说。

郑浩从7岁开始,他每年暑假都会坐火车,从衡阳老家来长沙看做建筑工人的爸妈。父母每天早出晚归,根本没有时间陪他。一台爸爸从旧货市场买来的旧电视,几根铁丝圈成简易接收器,能勉强收到几个台的节目,这也是10岁的郑浩打发时间最好的方式。“一个人呆在小屋子里,很孤单。”郑浩说,长沙他不熟悉,没有可以一起玩的小伙伴。“我现在很怀念在老家的时候,可以和其他小孩子一起玩,但是我也想和爸爸妈妈在一起。”

很多像郑浩这样矛盾的小孩,他们都是外来务工人员的孩子,他们渴望每年暑假的到来,因为能和爸爸妈妈见面。但是来了之后,又是另一种寂寞生活的开始。虽然想去游乐场坐坐旋转木马,想去省博物馆看看那位“老太太”(辛追夫人),想去爬爬岳麓山的愿望不能实现,但是,这群天生乐天的孩子依然能在寂寞的生活中发现很多快乐。一个红气球,一把玩具枪,一个不合大小的太阳镜,一辆破旧的小三轮,一台旧货市场抬回来的电视机,一把二手的“老板椅”……都是他们快乐的源泉。

从这群孩子身上,我看到的不仅是苦乐并存的生活,更看到了他们小小年纪的懂事,知道为父母分忧,帮爸爸妈妈做生意。和城里的孩子比,他们的暑假过得是有些“另类”。没有喧嚣的游乐场,没有凉爽的游泳池,也没有麦当劳、肯德基里的大快朵颐。但是,他们心中也有自己的那座游乐场,在那里,他们辛苦,但是也还快乐。文、图/潇湘晨报记者杨抒怀通讯员白洁

[记者手记] 我希望满街五颜六色的气球都飞向你们

还记得的法国那个电影《红气球》的故事吗:一个孤独的小男孩在上学路上捡到一只漂在半空的红气球,他带着它上学,带着它在大人们的伞下躲雨。红气球聪明巧妙地躲避着老师和家长,每天等着小男孩放学,俨然成了小男孩最好的玩伴。后来,红气球被一帮顽皮的孩子们捉去了,最终没能躲过弹弓的射击。小男孩望着它满怀惆怅,这时满街的五颜六色的气球都挣脱了孩子们牵扯着的手,一起飞向忧郁的男孩。

也正是这个红气球,让我在长沙一个偏僻的巷子里,认识了一群可爱的孩子。我请他们吃冰淇淋,和他们做朋友,听他们讲自己的理想。他们有的说想去四方坪玩,有的想去看博物馆里的那位“老太太”,有的想去烈士公园......这些,在城市孩子眼里,可能已是最老套的玩法,没有任何新意,但对他们来说,却是一种奢望,因为他们会算,要用父母多少钱。

我知道,要描述出他们那种生存状态,单靠文字来形容,哪怕是用最华丽的辞藻,也不能表达我内心的感受。他们来到这座城市,却始终边缘,但城市的孩子整天奔波于各种培训班的时候,他们用自己的方式过着“另类暑假”。

在快要结束我的采访的时候,得知报社领导已经批准我的申请。因为他们从来没去过游乐场,我特地申请了30张环球嘉年华的门票带他们去玩,让坐上梦中的旋转木马,我希望他们和城里的孩子一样,过一个有游乐场的暑假。我也希望满大街五颜六色的气球都飞向你们。

上一篇:国家主席的工资能买起房子吗?[转]
下一篇:6830双布鞋:悼念在日本死难中国劳工(组图)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
版权所有:感动中国网 2006-2016
感动  感动中国  感动中国网站  感恩中国网站  感动中国网
备案号:豫ICP备08107064号-3